地方

2019就業季,新線城市吸引力超過一線城市

2019.10.30

今年高校畢業生834萬,與2018年相比增加了14萬人。作為每年新增就業的重要群體,應屆生競爭激烈程度也在提高,尤其是在人才濟濟的一線城市。

面對激烈競爭,生活成本相對較低、就業機會相對較高的新一線城市逐漸進入求職者視線。機構的調查結果顯示,2019年,新線城市的吸引力超過了一線城市,最受畢業生青睞,在全國向應屆的崗位中,新一線城市的需求占比也首次超過線城市。

“好落戶,工作穩定,薪資不錯”

“決定了,去天津!”李明(化名)拿起手機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條新動態,經過多天的考慮,他終于敲定了工作的事情。

李明是北京一所高校理科博士,2019年畢業,談到選擇去天津工作的原因,他的理由很簡單:好落戶,工作穩定,薪資不錯。

“之前一直在留京還是去天津這個問題上糾結”,李明說,如果留在北京,戶口和房子是擺在他面前的兩大現實問題,家里不能提供支持,全要依靠自己打拼,壓力大,充滿不確定性,而像天津這樣的新一線城市“好落戶,買房也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

李明所說的新一線城市是最近幾年經常被提及的詞匯。2013年,這一概念由《第一財經》依據商業魅力為中國城市重新分級時首次提出。到了2017年,各大城市掀起“搶人大戰”,武漢、西安、天津、重慶等新一線城市紛紛出臺政策,通過放寬落戶,降低購房門檻和增加補貼等方式向優秀人才拋出“橄欖枝”。

其實,和李明抱有同樣想法的畢業生并不鮮見。互聯網招聘平臺BOSS直聘發布的《2019應屆生求職趨勢報告》顯示,2019年,新一線城市吸引了37.5%的應屆生,超出一線城市15個百分點。在全國向2019年應屆的崗位中,新一線城市的需求占比首次超過線城市。

“新一線城市應屆生崗位比例增長,是其近年來經濟水平發展、落戶條件放寬、人才流動更加充分、人才吸引政策頻出等因素的綜合結果。”互聯網招聘平臺BOSS直聘研究院院長常濛指出,相比高壓力、高生活成本的一線城市,新一線城市在居住環境和發展空間方面具有較高的性價比,對年輕人的吸引力逐步增強。

一位高校就業中心老師也表示,一線城市生活成本增加,新一線城市密集出臺引才政策,為應屆畢業生提供了更多選擇。

但在李明看來,去天津工作既是對現狀分析后作出的理性選擇,同時也有些許無奈。李明說,畢竟在北京生活多年,對這座城市有些不舍,也憧憬著在北京能有更好的發展機遇,但較高的生活成本讓他最后放棄北京,選擇了天津。

“離開北京并不是不思進取”

與李明的選擇相同,北京名校博士畢業的趙盈(化名)2019年畢業后選擇去重慶一家事業單位工作。但與李明不同的是,她對北京沒有特別的留戀。“哪能找到合適工作就去哪里,主要是工作穩定,自己喜歡”,趙盈說。

趙盈學的是政治學專業,如果想從事研究崗,職位少,北京競爭比較激烈。因此,她在找工作時瞄準了新一線城市。

數據顯示,2019屆高校畢業生834萬人,與2018年相比,增加了14萬人,再創歷史新高。面對一線城市激烈的競爭,生活成本相對較低、就業機會相對較高的新一線城市,受到畢業生青睞。

根據智聯招聘發布的《2019應屆畢業生就業力調研報告》,2019應屆畢業生期望就業地比例最高的是新一線城市,占比為44.18%,同比上升4個百分點,對比2019應屆畢業生實際就業所在地數據,實際簽約地點比例最高的也是新一線城市,占比35.17%。

“雖然就業形勢嚴峻,但每個人也都能找到出路”,趙盈介紹,如果沒有找到合適工作,有的同學會選擇“曲線救國”讀個博后,拿到北京戶口,未來就業也是一項優勢。

趙盈說,離開北京,并不是意味著不思進取。新一線城市正處于快速發展階段,而且事業單位相對穩定,未來也有上升空間,“關鍵是自己要有想法”。她同時提到,班級同學選擇留京的也不在少數,“留京和離京比例大約各占50%”。

《2019應屆畢業生就業力調研報告》顯示,擁有較多工作機會和成長機會的一線城市,即便生活成本高,也還是能吸引不少應屆畢業生。2019年,一線城市吸引力也有小幅上升,占比為30.63%,同比上升3.27%。

北京一所高校文學類本科畢業生李夢(化名)就是留京大軍中的一員,雖然明白北京的居大不易,但她仍堅定了留在北京的決心,她認為,就業城市的選擇非常重要,留在北京意味著未來還有很多機會及無限種可能。

在乎工資,也在乎職業規劃

要想在一座城市站穩腳跟,薪資是繞不開的話題。記者注意到,隨著“90后”占據社會大半職場,他們被貼上各種標簽:“90后一言不合就辭職”、“95后找工作不問工資”。每年就業季,關于“90”后各種話題經常登上微博熱搜榜。

“不在乎工資,家里有礦啊?”今年剛剛本科畢業的張蘭(化名)半開玩笑地說。張蘭認為,找工作不看重錢的,大部分是因為家里經濟條件較好。對于條件一般的畢業生家庭來說,沒有任性的理由。

“如果能提升自己,短期內工資少可以接受,但絕對不是不看重工資”。

李夢則算了一筆賬,即使在北京五環外與人合租,每月也需要近3000元開支,加上往返交通費,日常生活開銷,還有必要的應酬,工資已所剩無幾。她認為,薪資是必須考慮的問題。

機構的調查結果也印證了這一點。根據智聯招聘調研結果,2019應屆畢業生最看重的是“能夠學習新東西”,其次是“待遇好,能掙錢”。

“想在一個城市安家立業,工資是必須考慮的”,即將進入職場的2020屆畢業生李立(化名)也表示,找工作時,薪資是他除城市和企業之外最看重的條件。

李立是上海一所高校市政工程專業的碩士生,關于未來就業去向,他鎖定了三個城市“上海、深圳和成都”。李立說,他比較看好成都未來的發展。


作為新一線城市,成都在2017年加入“搶人大戰”,出臺“人才新政12條”。新政實施兩年,成都已吸引大學本科及以上青年人才28.6萬余人,占全市同期人口遷入總量38%左右,其中,研究生以上學歷占比10.2%,30歲及以下年齡占比80.4%。

“‘搶人大戰’對城市最核心的意義,是充分吸引和留住青年勞動人口,實現人口與產業適配發展。從這個意義上講,‘搶人大戰’才剛剛開始”,常濛分析說,新一線城市中,長三角、珠三角和成渝地區各有數個城市,形成了較強的區域性人才吸引效應。”

但她同時也指出,新一線城市與一線城市在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和產業容量上依然存在明顯差距,最直接的就是薪酬水平的差距。

常濛說,以各城市集中爭搶的高新技術類人才為例,新一線城市的平均薪資水平較一線城市低10%-40%,此外,人口的增加,也對新一線城市教育、醫療、住房等公共服務的容量產生直接影響。新一線城市的發展速度和創造新就業崗位的能力,是否能夠與流入人口規模相匹配,都會影響人才留存。

北京一家外企資深HR也認為,客觀來說,新一線城市與一線城市在發展條件等方面仍存在一定差距,畢業生在選擇就業去向的時候,應該做好長遠職業規劃,認清自己所要從事的行業在一線城市還是新一線城市更有前途和更具競爭力。

“多數求職者頻繁換工作的原因是沒有明確的職業規劃”,上述國企人力資源負責人也表示,如果求職者在選擇單位時職業規劃清晰,那么即使在工作中遇到挫折也不會輕易放棄。

常濛建議,學生在校期間把學業基礎打牢,尤其要重點訓練學習能力、邏輯能力、問題意識和抗壓能力。在此基礎上,不斷完善自我認知,通過實習和社會實踐活動尋找職業興趣,積極嘗試和試錯。“就業城市的選擇,是一個綜合興趣、發展機會和經濟回報的決定,早做準備效率更高”。(新京報記者 蘇季 編輯 方怡君 校對 郭利)


  • 城市
  • 一線
  • 北京
推薦閱讀
高频彩返水0.2% 六合彩管家婆 中国体彩竞彩比分 吉林快三 网红狗赚钱不 湖南棋牌捕鱼平台 彩名堂计划软件怎么不能用了 重新时时彩后一技巧 雪缘园德甲积分榜 宁夏11选5哪里可以投注 关于赚钱快乐彩票 急速赛车 福建快3开奖视频 如何通过微信订阅号赚钱 快乐10分走势图 棒球比分7m体育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