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報告

農民工去哪了——2019年春季用工形勢調查之一

2019.02.27

每年春節過后,廣大農民工都面臨一道選擇題:新的一年究竟是外出務工,還是留在家鄉?這問題不僅事關新年的收入增減,還關系到整個家庭的和睦與團圓。

在經濟轉型升級、貿易摩擦的大背景下,今年春節后農民工就業情況呈現出怎樣的特點?勞務市場供需關系的變化又給農民工用工訴求帶來怎樣的變化?近日,記者進行了調查。節后返崗率高——

收入高、穩定性強的崗位仍是擇業首選

2月14日,大年初十,返工高峰期。甘肅省天水市秦安縣汽車站人潮涌動。孟河村的王志軍背上大包小包,準備回到春節前工作的地方——江蘇省昆山市的一家電子制造企業。

“年前我就和企業說好,年后回去上班。”王志軍說,大年初七,公司還專門給他打電話確認他的返回時間。從2013年開始,王志軍就一直在這家公司從事流水線生產工作,工作多年已有了一些積蓄。“我近幾年的目標,就是和媳婦多攢些錢,爭取在昆山安家落戶。”

無獨有偶,同往年一樣,安徽省六安市霍邱縣范橋村的范中菊也收拾好行李,與丈夫一同踏上了外出務工之路。從2017年起,二人的目的地便是同一家企業——無錫市威卡威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今年也不例外。

2009年,范中菊就走出農村外出務工,先后換過5份工作。2017年生完孩子后,丈夫介紹她到這家公司上班,兩人在公司附近租了房,每年還介紹一些親戚朋友來這家公司上班。

“這里的工資比之前的公司高,還有住房補貼。這幾年找工作容易,但找到合適的工作不容易,老家的人都羨慕我倆呢。”范中菊向記者道出了農民工不再盲目找工作、換工作的原因。

“貿易摩擦并未導致返鄉潮,找一份收入高、穩定性強的工作依舊是大部分人的首選。”在談到外來務工人員的就業崗位選擇時,江蘇省無錫市勞動就業管理中心主任徐斌說,近年來,盡管國際因素給國內經濟帶來了很大的不確定性,但這種不確定性尚未直接反映到用工上。

據統計,2018年,安徽省外出農民工1429.1萬人,同比增加13.7萬人,被調查的外出務工人員中,66.1%的人打算春節后繼續外出務工,其中83.2%的人繼續回原單位工作,較上年增加了9.6個百分點。

相似的情況同樣發生在其他勞務輸出、輸入大省。陜西省調查的返崗人群占83%,其中80%的外出務工人員繼續在原崗位工作。湖北省武漢市春節后對外出務工人員的調查顯示,超過70%的受訪者表示節后繼續回原單位務工。江蘇省蘇州、昆山、無錫三市的企業抽樣調查顯示,預期的返崗率均在88%以上。

返崗平穩,源于企業“愛出愛返”。不少企業為確保員工按時返崗、如期返崗,有的報銷往返車費,有的在年前電話確認是否返崗,有的提前好幾天便放了假。

不容忽視的是,一部分企業年后訂單情況也是返崗平穩的原因之一。在無錫市歐派家居有限公司的大門前,往年這個時候,找工作的人絡繹不絕,今年則少了不少。人事經理葉劍波表示,公司擴大生產規模有限,年后訂單較往年有所減少,人事的重心放在了穩定老員工上。

“新員工從招聘到熟練上手,需要兩三個月時間,與此相比,留住老員工的成本要低很多。”葉劍波說,企業希望所有的員工都能有好的收益。“另一方面,員工也會不斷比對崗位信息,今年的市場行情不好,自己也不會冒著風險去就業市場試水,留在原有企業的意向大大增加。”供需關系變化——

前景發展、生活需求等新擇業觀不斷涌現

春節后是返工高峰,更是招工旺季。據了解,今年春節后多個省份的用人需求總體有增,大部分企業仍有用工需求,人力資源市場需求也在增加。

供需關系的變化,讓農民工有了更多找到工作的底氣和信心。2月16日,在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舉行的春風行動招聘會上,從一家本地建筑公司辭職的羅航想尋找外省的科技類崗位。“發達地區機會更多,能從事的新興產業類工作更多。”他打算邊工作邊學習,這樣一來,以后的工資水平肯定不會低。

“在老家工作,生活成本低,還能照顧老小。”在本地一家光伏企業展臺旁,29歲的馬龍投遞了簡歷。他放棄了在浙江的工作回到家鄉,看中的是隨時能和家人團聚。“這家企業待遇不錯,月薪5000—8000元,發年終獎,年底雙薪。”

“工資多少?參加社保嗎?有什么福利?公司建在市區還是縣城?周邊有沒有超市和購物中心?”另一個展臺前,梁小星連珠炮似地向福建一家電子制造公司工作人員詢問。在1996年出生的他的眼里,生活環境成了最重要的條件之一。

以“90后”“00后”為代表的新一代農民工群體,對工作環境、生活品質、職業前景、照顧家庭等方面有著更高的要求。供需關系的變化,也讓更多企業開始重視農民工的所想所求。為吸引員工,不少企業專門設置了圖書室、娛樂室、食堂、休息室,讓員工工作休閑兩不誤。

結婚、生子、買房、安家,是外出務工人員的夢想。在位于昆山市的好孩子集團,記者見到了來自安徽省當涂縣的李蓮。她在集團的嬰兒車廠工作10年,已在昆山買房安家。

“我入職以來,公司提供的吃、住、獎勵等方面的政策年年都不少,每年6%—7%的加薪讓我們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公司實行內部雙向崗位選擇,我就是從負責成本統計,到綜合市場部,最后才找到自己喜歡的推車制造崗位。”李蓮說。

2017年,昆山市政府出臺積分入學的政策,學生上學資格與家長工作年限、學歷層次掛鉤。李蓮的孩子得以在昆山上學。一家人拿出所有積蓄安家,從外地人變成昆山人。“無論以前多么辛苦,我一想到現在的生活,頓時覺得值得了。”她說。實現高質量就業——

解決結構性矛盾,優化返鄉就業創業生態

白色、淺藍、深藍、紅色,是區分蘇州丘鈦有限公司普通操作工、技術工、維修工與工程師四種崗位工服的不同顏色。身穿白色工服、來自湖北武漢的杜芳枝發現,從2017年起,公司普通操作工的數量急劇減少,她擔心有一天連自己也會被辭退。

主營手機攝像頭和指紋識別的丘鈦公司,從2017年起便開始了“機器換人”的進程。公司在生產高峰期曾有1.1萬名員工,實行“機器換人”后,已不到7000人,2018年員工數同比減少38%。

“我們爭取在2020年實現‘無人生產’。”丘鈦公司人力資源部負責人告訴記者,實行“機器換人”后,原有2—30人負責的一道工序由機器代替,換來的是生產效率的提升和用人成本的降低。目前,公司的用工缺口是“淺藍色”技術工人。“盡管我們給出了市面上非常有競爭力的薪水,招到的人仍然難以滿足用工需求。”該負責人說。

從多省的數據來看,節后用工中,結構性就業矛盾日益凸出。傳統行業轉型升級加快,企業對技工的需求和對勞動者素質提升的要求增大,這逐漸成為農民工的就業痛點。提升農民工就業質量與能力,變得急迫起來。

同時,在外出務工大潮之下,農民工就近就地就業的意愿依舊強烈。然而,中西部地區的產業發展不足,部分求職者返鄉后“無業可就”的現象仍然存在。

“越來越多的農民工有意愿返鄉,對我們來說既是挑戰,又是機遇。”甘肅省人社廳副廳長王麗萍說。2018年,甘肅省新增返鄉創業農民工3.56萬人,該省從優化就業創業環境入手,建成省級農民工返鄉創業示范基地60個,把返鄉創業帶動就業作為提升性舉措。

甘肅省的實踐,是全國各地做好引導扶持,鼓勵農民工返鄉創業的縮影。隨著產業經濟的不斷發展,中西部地區正不斷拓展就業“蓄水池”,優化就業創業生態,讓更多農民工返鄉就業創業。(記者 趙澤眾 林曉潔 趙為 李瀏清 白陽) 

  • 企業用工
推薦閱讀
高频彩返水0.2% 极速11选5 炒股网 12月13日股票分析 个人投资理财方式 贵州茅台股票价格 基金配资哪家好 500w即时比分 什么叫趋势持股 分析股票涨跌影响因素 《股票分析指标大全》 快乐10分 广东十一选五 股票融资门槛 新疆18选7 山西快乐十分 新疆25选7